请致电: +86 21 22119687(中国) +44 (0) 20 7183 1055(UK)

伦敦曾经也饱受雾霾的困扰

试想,假如有这样一场浓雾:路上行走时看不见双脚,太阳升起时望不到阳光,双眼睁开时感觉刺痛,呼吸空气时喘息不畅。

这似乎是一场后启示录般的噩梦,但在1952年12月5日,英国伦敦的居民却真真切切地生活在这番恐怖的场景之中。那一天的雾霾事件导致成千上万人丧生,并最终促成了全世界对空气污染的重视。

1952年的一个寒冷的晴天,伦敦人都挤在自家的煤火旁取暖。但当烟雾像往常一样排放到大气中的时候,一次反气旋却将污染物困在了贴近地面的地方,形成了一层含有硫化物的有毒烟雾,将英国的首都牢牢地覆盖了5天。

在气象条件好转、雾霾散去之前,已有数千人死于非命。据官方估计,当时那场灾难导致4,000人死亡——平民死亡人数超过战争期间的任何一起事件——最近的研究显示,实际死亡人数可能多达1.2万人。

160114102714_london_fog2
1953年11月,一对夫妇行走于伦敦街头;彼时距离伦敦雾霾事件已经过去将近一年,但人们出门仍然需要佩戴口罩(图片来源:Monty Fresco/Topical Press Agency/Getty Images)

“无可避免的灾祸”

尽管英国的大城市已经被雾霾笼罩了100多年,但1952年伦敦雾霾事件的严重程度却前所未有。

那也成为了一个转折点:在此之前,人们一直都安然接受了雾霾,将其视作“不可避免的灾祸”。“在英国的燃煤城市,人们一个多世纪以来都甘心忍受烟雾带来的烦恼,认为这是获取工作和舒适生活所必须付出的代价。”环境历史学家史蒂芬·莫斯利(Stephen Mosley)说。有些人甚至将空气污染视作英国工业活力的切实证据,而燃烧煤炭产生的火苗更是一种难以舍弃的奢侈。

尽管公众要求解决这一问题的呼声越来越高,但政府的反应却有些迟钝。最初,他们甚至声称12月的高死亡率是因为流感爆发,直到7个月后才最终下令展开调查。

4年后,也就是1956年,《清洁空气法案》实施。该法案禁止在英国全境的“烟雾控制区”燃烧污染燃料。

160114102714_london_fog3
1954年,伦敦的巴特西发电厂曾经每年燃烧100多吨煤(图片来源:Monty Fresco/Topical Press Agency/Getty Images)

该法案具有革命性的意义,成为了全球环保事业的一个里程碑事件。公共卫生得到了极大改善;20世纪50年代在城市里消失的动植物又重新在那里繁衍生息;伦敦巨大的建筑也不再被浓重的雾霾遮蔽。随后几年,其他工业化国家也纷纷跟进。

空气问题

然而,尽管燃煤产生的空气污染已经成为历史,但伦敦的空气质量问题却远未结束。最近有一项研究显示,伦敦每年的空气污染导致9,500人丧生,所以越来越多的科学家、政治家和活动家都认为,在《清洁空气法案》实施60年纪念日即将到来之际,英国必须再次调动自己的首创精神,与空气污染展开斗争。

这份报告由伦敦大学国王学院环境研究小组为伦敦交通局编写,该报告将人们早死的原因归咎于两大污染物:PM2.5细颗粒物和二氧化氮(NO2)。

NO2含量尤其值得担忧。伦敦NO2含量位居全球最高水平,连续5年超出欧盟的安全标准。2015年,牛津街的NO2含量短短4天就超出了全年限制。

国王学院的研究估计,NO2每年可能造成多达5,900人早死。

160114102714_london_fog4
2014年4月,一名自行车骑行者在伦敦的雾霾中“全副武装”,这也是该市去年NO2污染最严重的星期之一(图片来源:Rob Stothard/Getty Images)

国王学院空气质量专家马汀·威廉姆斯(Martin Williams)表示,虽然科学家多年以前就已经意识到NO2的毒性,但由于它往往与其他污染物共同存在,所以很难判断这种气体的独立影响。直到现在,研究人员才得以认定NO2独自产生的作用。

然而,该报告的作者海泽·沃尔顿(Heather Walton)表示,究竟有多少死亡案例是由这种气体造成的,目前仍然存在一些不确定性。

NO2的污染来源多种多样。但根据英国环境和农业事务部的统计,交通运输工具排放的废气至少占80%,而柴油车则是其中最主要的来源——伦敦有超过三分之一的机动车是柴油车。

由于燃油效率较高且二氧化碳(CO2)排放量较低,所以多届政府都对它们的颗粒物和氮氧化物排放问题视而不见。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原本为了降低柴油发动机的污染而采用的技术反而加剧了它的污染。“柴油车排放的颗粒物数量远大于汽油车,所以需要配备颗粒物过滤器。”威廉姆斯说,“这便会将颗粒物收集在过滤器上,但偶尔也需要将其燃烧——尾气中的氮氧化物被转化成了NO2,帮助过滤器上的颗粒物氧化和燃烧。所以,为了解决颗粒物问题,NO2的排放量反而增加了。”

160114102715_london_fog5
2014年4月,雾霾笼罩下的伦敦02 Arena远景(图片来源:Dan Kitwood/Getty Images)

不过,主管环境和能源事务的伦敦副市长马修·彭查兹(Matthew Pencharz)表示,如果欧盟的排放检测果真的可靠,那就不成问题。他说,路上跑的汽车所产生的污染最高可达测试阶段的10倍。“如果汽车的实际表现都能达到欧盟的标准,我们的NO2含量肯定能达标。”他说。

他还表示,伦敦的数据之所以如此糟糕,原因之一或许在于,伦敦的污染监测能力高于其他地方。

“我们拥有全世界最强大的空气污染监测网络。”他说,“别告诉我没有哪条街道的污染比牛津街更高,他们只是没有监测而已。其他地方都没有像我们这么认真监测污染。”

呼吸更顺畅?

好在NO2含量开始下降。选择性催化还原系统可以消除废气中的大量氮氧化物,而根据法律规定,很多污染最严重的柴油车都需要安装这种系统。国王学院的研究指出,过去几年间,NO2浓度已经有所降低。

160114141959_5
Image copyrightGetty Images
Metrocab是伦敦交通局批准的首款零排放出租车(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整个伦敦都在逐步推广污染程度较低的新车型。伦敦目前有1,200多辆混合动力巴士,包括新的柴电混合路霸(Routemaster)——伦敦交通局表示,这种新型巴士排放的氮氧化物和颗粒物仅为传统柴油巴士的四分之一。伦敦交通局还有望于近期推出全球首辆零排放双层巴士。

伦敦还在采取各种措施,清理城市出租车的污染。伦敦交通局最近宣布,从2018年1月开始,该市新批准的出租车CO2排放量必须低于50克/公里,而且零排放范围要达到30英里。今年早些时候,使用电池提供动力并借助小型内燃机延长续航里程的Metrocab,成为了伦敦交通局批准的首款零排放出租车。伦敦出租车公司最近推出了TX5原型车,这是一种重量轻、电池容量大的黑色出租车,计划在2016年投入生产。

另外,伦敦还规划了很多超低排放区:从2020年开始,所有目前收取拥堵费的地区,都只允许达到排放标准的汽车进入,否则就会额外收取费用。

160114102715_london_fog7
在1952年伦敦雾霾事件期间,一名男子凝望塔桥(图片来源:Fox Photos/Hulton Archive/Getty Images)

但很多人认为,这些措施还不够。市长办公室也遭遇了猛烈的批评,因为他们最初计划禁止污染最严重的汽车进入超低排放区,但后来却取消了这项计划。按照目前的规定,符合新欧6排放标准(这一标准排放的NO2很高)的柴油车可以免缴费用。另外,最近对500家企业的调查发现,其中有23%宁肯缴费也不愿升级汽车。

“你肯定希望遵守最少的规定,投入最少的成本,却能产生最好的效果。”彭查兹说,“电动车的成本对企业来说并不合理。”

变革先例

还有人指出,《清洁空气法案》所带来的变革程度远大于现在的各种措施,足以说明人们的适应能力。“在《清洁空气法案》实行之前,人们说,‘政府没有钱,穷人会冻饿而死。’但这并没有发生。”民间组织伦敦清洁空气(Clean Air In London)创始人西蒙·伯齐特(Simon Birkett)说,“一旦这些规定落实,人们就会找到成本最低的方式来遵守。”

不过,主要的历史教训或许在于,要说服人们改变习惯,同时说服政府下决心落实这些变化,的确要克服巨大的挑战。

“以往,在自己家中烧煤取火被视作不可侵犯的自由,直到1952年伦敦雾霾事件发生后,政府才感觉已经获得了足够的公众支持,可以推行可能影响个人自由的变革。”莫斯利说,“希望历史不要重演。”

请访问 BBC Future 阅读 英文原文

(责编:友义)

相关旅游:绿色伦敦环保之旅

Tags:

Comments are closed.